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31|回复: 1

从立法源头为家庭教育高质量发展保驾护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15 09: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3月29日上午,《江苏省家庭教育促进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已由江苏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八次会议通过,将于今年6月1日起施行。
近几年,在省人大常委会的牵头指导下、在省教育厅等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省妇联积极推动家庭教育立法工作。2017年,开展立法调研,形成全省家庭教育现状调查报告、江苏家庭教育立法必要性可行性研究报告等成果;2018年,制定《条例》列入立法正式项目,《条例(草案)》提交省人大常委会初次审议。直至近日,《条例》由省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省妇联一直是家庭教育立法工作的推动者和见证者。
打造“在你身边”家庭教育服务模式 为《条例》制定打下坚实工作基础
“十三五”以来,在省委省政府的重视领导下,在各地、各有关部门以及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下,全省各级妇联奋力打造新时代家庭教育服务模式,确保家庭教育工作持续处于全国领先水平,为立法奠定了坚实基础。
家庭教育社会化工作格局逐步形成 。以《江苏省家庭教育工作“十三五”规划(2016-2020年)》为指导,建立家庭教育工作“十三五”规划实施工作联席会议制度,逐步形成党政重视、教育妇联共同推进、多部门合作、社会各界参与的家庭教育工作新格局。
家庭教育科学研究水平不断提升 。省妇联依托省、市家庭教育研究会,开展家庭教育理论、实践及工作研究,开展研究课题481项,形成509份研究报告、196份建议提案及600多种家庭教育读物、指导培训材料。
家庭教育指导服务阵地不断拓展 。已建成各级各类家长学校、家庭教育指导服务站点29587所;城市社区和农村社区(村)建立家长学校或家庭教育指导服务站点的比率分别达到96.3%和88.6%;全省幼儿园、中小学、中等职业学校建立家长学校的比率达到98%。妇联、文明办、民政、卫生健康、文化和旅游等部门在道德讲堂、图书馆、婚姻登记处、妇幼保健院、早教机构及两新组织中建立家庭教育指导站;在热心家庭教育的教子有方家庭中建立家庭教育中心户;建立共享成长、亲子学院、微课堂、家庭教育圆桌会等网络阵地,形成了全方位、立体化的家庭教育服务阵地网络。
家庭教育工作队伍持续壮大 。全省开展家庭教育指导服务的社会组织有708个,家庭教育指导服务志愿者41839人,家庭教育讲师团359个,家庭教育讲师6261人。全省家庭教育研究会的专家队伍、社区家庭教育指导骨干师资孵化项目培育的社区家庭教育指导师资队伍、家庭教育中心户建设集聚的家庭教育志愿者队伍,成为开展家庭教育指导服务的重要力量。
家庭教育指导实践活动更加丰富 。“科学家教进万家”“亲子大讲堂”“文明礼仪进万家”“爱心储蓄罐•传承好家风”“家庭教育空中课堂”,亲子实践、亲子夏令营、尼克•胡哲“爱的表达”家庭教育演讲等活动及女童保护、“合力监护•相伴成长”关爱保护、家庭监护缺失社会干预等项目,直接将家庭教育指导服务送到广大家庭身边。
多渠道、多形式的调研积累大数据 找准家庭教育现实需求和存在问题
万份调查问卷汇聚家庭教育大数据 。2017年4月至8月,组织开展省家庭教育现状调查,调查覆盖全省13个市,对象为家长、教师、中学生和三年级以上的小学生,发放问卷24000份,回收有效样本22650份。调研有效了解了家庭教育目前存在的主要问题、家庭教育指导服务的现状以及广大家庭对家庭教育指导服务的基本需求等重要信息。
“立法智汇团”广泛汇集民情民意 。成立家庭教育“立法智汇团”,召开12场专家组研讨会、6场基层座谈会、10余场相关部门座谈会;举办线上家庭教育沙龙、建立线上社群等,保证立法的群众性参与、全程性参与,广泛征求普通群众和普通家庭关于家庭教育立法的意见和建议。
实地调研汇总经验做法 。先后赴贵州省、重庆市学习调研,到徐州市、南通市、苏州市、泰州市、南京市、扬州市、淮安市等地召开座谈会,调研分别兼顾历史的纵深和空间的差异,既挖掘从古至今我省家庭教育的重要人物、思想和著作,又结合苏南、苏中、苏北不同地区的现实特点,了解家庭教育现状及需求的差异。同时,通过开展寻找江苏“最美家庭”、“书香家庭”以及征集“最美家规家训”等活动,发现了一大批家庭教育的典型样本,总结了丰富的家庭教育思想和经验。
立足建设“强富美高”新江苏基本定位
彰显家庭教育立法江苏特色

——突出政治站位。制定《条例》的过程深入贯彻落实了习近平总书记同全国妇联新一届领导班子集体谈话时的重要讲话精神,全面落实了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全国妇女十二大和全国教育大会精神,以“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为统领,突出家庭教育坚持立德树人、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显著特点,有力贯彻了党中央的决策部署,有效回应了全国人大、全国妇联和教育部的具体工作要求,突出政治站位。

——坚持问题导向。针对家庭教育缺失问题,《条例》明确父母应当与子女共同生活,实施家庭教育。父母确因外出务工或者其他原因无法与未成年子女共同生活,不能履行监护职责的,应当委托有监护能力的其他成年人代为监护,委托时应当听取未成年人的意见并做好心理疏导。代为监护的人应当按照委托要求抚养教育未成年人。委托其他人代为监护的,父母还应当通过其他方式履行义务。针对当前家庭教育异化、不当等问题,《条例》要求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应当关注未成年人的生理、心理、智力发展状况和行为习惯,注重言传身教,以健康的思想、良好的品行和适当的方法教育影响未成年人,避免重智轻德、重知轻能、过分宠爱、过高要求,营造文明和睦的家庭教育环境,促进未成年人全面健康发展。针对服务供给不足等问题,《条例》提出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将家庭教育指导服务纳入城乡公共服务体系。将家庭教育指导服务列入政府购买服务目录,通过政府采购的方式,选择相关社会组织提供家庭教育指导服务。
——体现促进定位。作为促进型法规,一般是倡导性要求,主要侧重于强化激励措施和促进手段。《条例》从底线出发,通过正负面清单并举,明确了对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的要求。比如,《条例》明确父母双方应当共同履行对未成年子女的家庭教育义务。父母离异或者分居的,应当继续履行家庭教育义务,任何一方不得拒绝履行。一方开展家庭教育,另一方应当予以配合。《条例》规定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应当保障未成年人的睡眠、娱乐和体育锻炼时间。应当尊重未成年人的人格尊严,禁止对未成年人实施殴打、恐吓等家庭暴力行为。促进同时还体现在政府推进、学校指导和社会参与层面,不仅仅将家庭教育局限在家庭内部,而是界定为一项社会皆有促进责任的公共事务。
——实现特殊保障。《条例》特别强调政府要对特殊未成年人群体的家庭教育提供指导和帮助。比如,《条例》明确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根据闲散未成年人、流浪乞讨或者离家出走的未成年人、有不良行为的未成年人、服刑或者强制隔离戒毒人员的未成年子女等群体的特点和需要,在家庭教育方面有针对性地提供必要帮助。《条例》指出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建立留守、流动、贫困、重病、重残等特殊困境未成年人关爱救助机制,根据特殊困境未成年人的家庭教育实施情况,组织开展关爱教育、心理辅导等活动以及常态化、专业化的家庭教育指导和帮助。
——总结实践经验。《条例》对江苏家庭教育工作取得的经验成效进行了吸收提炼。比如,《条例》明确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负责组织、协调、督促有关部门和单位做好家庭教育工作。教育部门、妇女联合会共同推进家庭教育工作。《条例》规定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应当推进家庭教育信息化共享服务平台建设。《条例》规定文明城市、文明村镇、文明单位(社区)、文明校园和文明家庭的创建活动,应当将家庭教育情况作为重要内容。《条例》明确从事家庭教育服务的机构应当依法登记,其从业人员应当具备教育学、心理学、社会学等专业知识。民政、市场监督管理、教育等有关部门应当加强对从事家庭教育服务的机构的规范管理。《条例》指出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应当将家庭教育指导服务纳入社区教育工作内容。推进村民委员会、居民委员会建立社区家庭教育指导服务站点、家长学校。《条例》规定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被有关机关责令接受家庭教育指导无正当理由拒不参加的,作出决定的机关可以依法对其进行训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5 09:51 | 显示全部楼层
保障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